当前位置:首页 > 米乐6平台

2021年惠州消费者维权经典案例 生活社会服务类占比较大

发布时间:2022-09-30 09:14:54 来源:米乐6 作者:米乐6首页

  在2022年消费者权益日来临之际,南都惠州将重点关注惠州区域消费者的权益受损问题。根据惠州市肖委会提供的2021年接受的投诉典型案例,南都记者进行了整合,发现生活社会服务类投诉仍占较大比重。据相关数据统计,2021年惠州消委会接受的行业投诉数量,生活社会服务类达538件。

  2021年10月,市民李女士(化名)在惠东县某开发商三期拟购买房屋,并现场支付定金3万元,后因银行贷款未成功,向开发商提出退款未果,多方求助,但事情仍未得到解决。相关部门接到李女士(化名)诉求后,立即组织执法人员进行调查了解联系开发商了解相关情况,工作人员多次现场调查取证。经相关部门调解,最终双方达成退款协议。

  点评:《商品房销售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规定,房地产开发企业在订立商品房买卖合同之前向买受人收取预订款性质费用的当事人未能订立商品房买卖合同的,房地产开发企业应当向买受人返还所收费用;当事人之间另有约定的,从其约定。此案中,经相关部门协调,房地产开发商因当事人未能成功向银行办理贷款,不能订立商品房买卖合同,开发商返还购房订金。

  2021年4月12日,惠州市相关部门通过惠州12345平台受理张女士(化名)投诉惠城区某景区内的娱乐项目存在安全隐患问题。张女士(化名)称2021年4月4日,其女儿在某景区内的儿童乐园充气床上玩攀岩,由于现场没有工作人员引导及充气床内攀岩项目没有安全绳导致其女儿摔倒跖骨骨折。张女士(化名)要求该景区赔付女儿骨折治疗相应的医疗费用。

  接投诉后,相关部门联系了商家,商家称2021年4月4日当天充气床攀岩项目有工作人员进行指引,当日园区未接到游客反映游玩受伤的情况。商家认为张女士(化名)女儿受伤原因有待进一步核实。工作人员组织商家和投诉人进行现场调解,投诉人出示了游玩当日小孩受伤时和其丈夫讨论女儿受伤的微信聊天记录,并称由于对小孩伤势进行了误判,便未第一时间和园区反映此问题。但回家后发现伤势比较严重,便去医院进行就诊,投诉人还出示了相关的就诊凭证。经调解,商家同意给予投诉人2000元作为补偿

  点评:针对上述案例,《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规定,经营者应当保证其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商家同意给予投诉人2000元作为补偿,投诉人承诺后续不再以此事为由追究商家相关责任。

  2021年8月13日,惠州市相关部门接到张先生(化名)投诉,称其于惠州市博罗县某养生美容会所支付6000元办理风湿关节的按摩会员卡,张先生(化名)的朋友使用其会员卡进行同样按摩,商家却给他的朋友操作其他的项目,张先生(化名)认为此举不合理,要求商家退还剩余费用,向商家反映未果。

  协商未果后,张先生(化名)向惠州市相关部门求助。据经相关部门了解,张先生(化名)于2020年12月在某养生美容会所支付6000元办理风湿关节按摩会员卡30次,此前本人已消费10次。2021年7月30日,张先生(化名)与某养生美容会所老板娘李女士(化名)电话沟通后,让其朋友到店用他的卡消费。期间,店家为其朋友安排了2名美容师做了治风湿以外的刮痧项目,张先生(化名)认为店家没有按照其开卡项目给朋友提供服务,是有意消耗会员卡,因此提出退还项目及其他剩余款项5000元,店家表示不同意。

  经过沟通协调,张先生(化名)说可以将其朋友消费按两次计入项目卡,合计12次,要求退款4676元,养生美容会所老板娘李女士(化名)同意退款3500元,双方未能就退款金额达成一致。经过相关部门多次沟通协调后,双方达成共识,由被投诉方养生美容会所退还投诉人张先生(化名)3800元。

  点评:《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九条规定:“消费者有权自主选择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经营者,自主选择商品品种或者服务方式,自主决定购买或者不购买任何一种商品、接受或者不接受任何一项服务。”第十条规定:“消费者享有公平交易的权利。消费者在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时,有权获得质量保障、价格合理、计量正确等公平交易条件,有权拒绝经营者的强制交易行为。”

  惠阳某楼盘于2016年开始陆续进行预售,开发商预售该楼盘时用了售楼送装修的方式进行捆绑销售,刘先生(化名)在该楼盘购买了一套120多平方米的商品房。因装修时需统一装修,开发商通知了全体业主进行了收楼。刘先生(化名)在实地收楼时,发现该户型与之前看到的样板房有不一样的地方,特别是大门有歪斜的情况,而开发商没有提前告知这些与析样板房存在不一样的情形,刘先生(化名)认为难以接受,加上担心装修质量,所以没有签名收楼。事后刘先生(化名)与开发商多次进行交涉未果。因刘先生(化名)未签名收楼,开发商也未能及时给该商品房进行装修,导致该商品房未能及时装修。

  开发商认为,开发商预售该商品房时已和刘先生(化名)签订了购房合同,合同里已附有户型图,户型图已明确了该商品房的户型,大门的情况也已在户型图体现,已尽到告知的义务。开发商同时通过多种方式多次通知刘先生(化名)前来签名收楼,由于刘先生(化名)未签名收楼,所以无法对其商品房进行装修。事隔多年后,材料和人工都已大幅上涨,单独给其装修花费巨大,装修存在难度。

  2019年以后张先生陆续多次到相关部门投诉。但由于双方对大门存在歪斜、如何装修等问题均存在较大的分歧,调解无效。刘先生(化名)坚持维权,并到省级部门进行维权。省相关部门高度重视,经多方沟通、政策宣传、明确权责,2021年12月20日双方达成谅解并签订调解协议书。

  处理结果:双方达成谅解并签订《调解协议书》,双方对此次投诉调解处理非常满意。该商品房由张先生自行装修,开发商补偿消费者张先生8万元,并免除此前产生的物业管理费。